刀塔自走棋国服怎么进

小學生說臟話現象 《臟話風波》引發熱議這到底是怎么回事

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,他們家4歲的兒子最近變得特別喜歡說臟話,而且絲毫不以為意。比如,有一次在小區的室外游樂場玩,一個小朋友私自玩了他放在一旁的小汽車,結果他指著那個小朋友就開始“笨蛋”“傻子”“你是豬”非常順暢地大罵起來。
朋友說,那一瞬間,她真的感覺很丟人,很想找到地縫鉆進去。孩子這么沒素質,是她做母親的失職,可她也感覺很委屈,自己批評了孩子好多次,可他就是不聽。甚至有一次,她還因此動手打了孩子,但還是不管用。
說也說了,打了打了,孩子還是說臟話,這要怎么辦?
孩子說臟話屢教不改?用對這一招,問題立馬解決!
孩子說臟話屢教不改?用對這一招,問題立馬解決!
孩子說臟話屢教不改怎么辦?
我能理解朋友的擔心,但是我更能理解孩子的行為。我告訴朋友,孩子之所以屢教不改,不斷出現說臟話行為,是因為通過這個行為,他獲得了一些額外的好處,滿足了自己內心的某個需求。

這篇作文的題目叫做《臟話風波》,講述的是小作者班級里發生的一種不文明現象——講臟話的同學越來越多,有的人說話甚至句句“帶把兒”。班主任為了遏制這種現象,煞費苦心想了很多辦法,跟學生斗智斗勇……

看到這篇作文,記者突然想到,自己讀六年級的兒子有天突然冒出一句臟話。此前,他是從不說臟話的。問他怎么學會的,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于是,記者做了這個小學生臟話現象調查。經過了解才發現,小學生愛說臟話竟然較為普遍,一般三年級會冒出苗頭。無論是學習成績好的,還是平時不太起眼的,都會說臟話。而且,說臟話會“傳染”,一旦冒頭不制止,到了五六年級甚至可能在班里大爆發。

五年級班級入班調查

每個人都說過臟話

寫《臟話風波》這篇作文的,是杭州夏衍小學五年級學生陳浩,他對記者說:“從這個學期開始,班里出現了不文明行為,說臟話的同學多了起來。”

在陳浩印象中,班里說臟話的現象以前也有,但不多,他只是偶爾能聽到。“現在只要一個同學說了一句,其他人接二連三就跟上來了。特別是有同學在發火時,說臟話簡直就是脫口而出。”

陳浩承認,他也說過臟話,“就是跟同學產生了小糾紛,張口說了罵人的話。這句話,我是在跟小區里小朋友一起玩時學來的。”

班里的這個現象被班主任孫老師發現了,他要求全班同學反思,陳浩就寫了這篇作文。他誠懇地寫到:“臟話很容易學,要改掉很難。我提醒自己,要說臟話時,憋著。”

錢報記者進到陳浩所在班級進行了一個小調查,除了兩名學生請假,教室里一共有44人。

有沒有學生從來沒有說過臟話?沒有一名學生舉手,每個人都說過。

說臟話是受外界影響,還是受同學影響?27人舉手說,是受了外界影響;40人表示是受同學影響。

說臟話的頻率是變多了,還是變少了?38個同學說,經過老師的教育,他們說的臟話比以前少了。

很多同學張口閉口“神經病”

“臟話記錄員”自己先崩潰了

學生汪中原對錢報記者說,班里說臟話現象最厲害的時期,發生在五年級上學期,“很多同學張口閉口罵神經病,還有其他不文明的用語。現在好多了,班主任進行了整風。”

班主任孫老師是去年9月入職的,上學期并沒有發現這個現象。“他們從來不在我面前說臟話,我也沒有聽到過,一直沒有發現。”這個學期開始不久,有兩個成績還不錯的學生在校園里大聲說了不文明的話,被巡查老師逮到了。

“我關注到這個事情后,私底下進行了一番了解,發現已經比較嚴重了。”孫老師對記者說,那天,她花了一上午時間,把所有語文課、品德課、班隊會的時間,都拿來講這個事。

怎樣解決這個問題?怎樣才能讓學生改變說臟話的不文明行為?孫老師為此很動了一翻腦筋。

她在班里設立了一個“臟話記錄員”,每次有誰說臟話,名字都會被記下來,同學之間借此互相監督。

“但是,效果很不理想,這個崗位設立一天后就取消了,因為根本無法實行下去。”孫老師苦笑道。一天下來,“臟話記錄員”自己先崩潰了,他一天里竟然記錄了幾百條。有使用不文明用語的,還有存在不文明行為的,甚至有個學生瞪了另一個學生一眼,也被記錄在案。

她讓學生冷靜了一天,自己也冷靜一下。

后來,還是她的師傅——學校的姜敏亞老師,教了她一招——感化教育。

于是,孫老師又在班里設立了“心理調解員”,每個大組選一名女生來擔任。這名女生,一定要相對單純,而且能說會道,善于做勸導工作。“一般平時比較嘮叨的女生,更勝任這個工作。”她們會不停地在說臟話的同學耳邊說,“這種行為不好,對班級、學校、社會都不好,要改掉這個習慣”。

現在,班上說臟話的現象已經少了很多。

“我覺得,不說臟話也簡單,只要你覺得世界美好,就不會說臟話了。改掉說臟話的習慣,要靠自己,但需要一定的時間。”汪中原說。

學生講臟話

一般三年級開始冒頭

杭州夏衍小學的姜敏亞老師,是一位有著21年班主任經驗的老教師,從她多年的帶班經驗來看,“學生講臟話的苗頭,一般是從三年級開始的。”

姜老師說,學生在一二年級時比較聽話,也講規矩,加上和社會接觸不多,一般是不敢講臟話的。等他們到了三年級,接觸面廣了,膽子也大了,加上受同伴的影響,偶爾會說上一兩句臟話。這種現象如果沒有得到及時處理,等到了五六年級,他們受社會的影響更大,說臟話就進入了爆發期。

姜老師認為,有著良好班風的班級,說臟話的不文明現象會好一些。“到了這個年紀的孩子,同伴的影響力是很大的,一個班里如果有一小部分學生不學好,就會帶壞風氣。”

所以,姜老師接班時,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“立規矩”——不好的事情,絕對不能在班里發生。

她對學生說:“管住你們自己的手,管住自己的口,用腦子指引自己的手和口。”有了這樣的規矩,學生們知道了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說臟話這樣的不文明行為肯定就很少在班里發生。

不過,姜老師也承認,作為老師的職責,只能去引導、教育孩子不說臟話,但要根治說臟話這種行為真的很難。“學生受環境影響很大,比如現在的網絡游戲,上面一起玩的都是成年人,說的話很多是不文明的,學生很容易就學會了。”

所以,姜老師覺得家庭教育在這方面不能缺失。“有些家庭出來的孩子,從來不說臟話,他們的家庭也是有規矩的,有些話絕對不能說。另外,在孩子面前家長也要說文明語言,千萬不能爆粗口。”

責任編輯 :yt421
關鍵詞閱讀:


    關于我們|聯系方式|征稿啟事| 廣告服務| 百度地圖|
     

    本網站由中國觀察者網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川ICP備17019456號-1
     

    信箱:992 58 [email protected] 媒體合作QQ:992 58 35

    電子商務協會  360安全認證  網絡報警平臺  不良舉報中心  中國文明網  無線互聯網
     

    1999-2018 www.9656663.com  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 

    刀塔自走棋国服怎么进 开时时彩平台赚钱吗 时时彩免费开挂软件 腾讯棋牌游戏app 11选5安徽走势 pk10走势吕新全方揭秘 江西11选五多乐彩奖号走势图 playtech电子游戏 云南时时彩走势 mg电子摆脱 优信彩票平台登录